《毁灭全人类 重制版》IGN 前瞻

  • 编辑:kunyu
  • 阅读:
  • 时间:20/07/24

《毁灭全人类》是一款最初于 2005 年推出的游戏,如今我们打开 2020 年的重制版,首先映入眼帘的是这样一条消息:「虽然游戏体验获得了提升,但原版法隆入侵战争中的游戏内容和历史数据都得到了完整保存!」简而言之,这条信息就是在提醒我们,这是一款「来自另一个时空」的游戏。

《毁灭全人类 重制版》配图1

在体验后了数小时后,我能明显感受到这款重制作品在视觉和玩法上的质量提升,以及游戏试图以一些有趣且直观的方式来向玩家展示出既充满现代化风格,同时又是大家(过去)所熟知的末日世界。


如果你从未玩过原版作品,那么我来简述一下大致剧情:你将扮演一名叫「隐藏者 - 137」的外星人,在上世纪 50 年代迫降到地球上。接下来,你的「任务」便是在这里大肆搞破坏,以保证法隆帝国光明的未来。在破坏的过程中,你会用到一系列经典科幻武器,从分解射线到「菊花」探针再到能发射死亡射线的飞碟,应有尽有。你自身也拥有一些特殊能力,比如精神控制和心灵感应等。

《毁灭全人类 重制版》配图2

在这部重制版作品中,上述元素悉数回归,并且在经过开发团队的调整和优化后,我很难想象这款游戏竟是和《吉他英雄》首作同时期推出的作品。自去年开发团队披露重制计划以来,他们最常说的话便是:「我们并不是在制作一款原版游戏的重制版,而是再现玩家们对原版游戏的回忆。」


正如我前面所说,这是一款「来自另一个时空」的游戏,虽然这主要通过笑话的形式体现出来,这些笑话的目标人群显然也是针对比我资历更老的玩家们(如今的年轻人要是有谁知道米尔顿·伯利,且知道他是如何成名的话,我会相当惊讶的)。

《毁灭全人类 重制版》配图3

话虽如此,但重制版中大部分关于上世纪 50 年代冷战时期的讽刺桥段放到如今仍然是简明易懂的,这在一定程度上要归功于更新后的艺术风格和更加卡通化的视觉设计,同时也离不开原版配音演员一直以来的出色表现。


隐藏者的配音演员 J. Grant Albrecht 把这名角色塑造出了一种杰克·尼科尔森的风格,让每一句从它口中说出来的台词都带有讽刺的意味。虽然在听到 Richard Horvitz 这个名字时,我无法立刻联想到他曾献声过的《疯狂水獭兄弟》或《外星入侵者 Zim》等作品,但他在这款游戏中所带来的杰出表演(他饰演波克斯),让这最平淡的角色也多了几分光辉时刻。

《毁灭全人类 重制版》配图4

这部重制作品将整款游戏的重点放在了让其变得更加现代化和更具重玩价值上,从游戏的整体结构来看,最值得注意的是,现在每完成一片区域剧情任务后,玩家都可以重返并尽情地融化、穿刺和分解里头的地球人;你也可以完成一系列挑战,其中大部分依旧围绕着某种形式的融化、穿刺和分解而展开。


让每片区域都陷入混乱是一件很有意思的事(尽管这种欢乐是有限的),不过这它们似乎并不是你获取升级点数的主要途径,因为在我所体验的演示版中,后期的一些挑战与我较为普通的武器相比显得有些不平衡 …… 不过想来也是它们被称为「挑战」的原因吧。

《毁灭全人类 重制版》配图5

至于那瞬息万变的游戏玩法,我在其中领略到的所有技术上的升级,都是为了更好地「重现回忆」—— 不过我忘了游戏还有潜行过关的特点。此外,能够同时使用多种能力也是一项玩家们喜闻乐见的新要素,我也确实想象不出如果无法在飞行过程中控制高度该是何种情形。游戏虽然没让这种情况发生,但我仍感觉控制的手感略微僵硬。


同样值得一提的是,许多来自原版游戏的创意(如化身人类然后读取他们的思想或对其进行催眠),也都出现在了重制版中,并且得益于更加细致的游戏环境,这些创意变得尤为出彩。

《毁灭全人类 重制版》配图6

对于《毁灭全人类 重制版》这款游戏,我最好奇的一点是:这些现代化的改变是否会贯穿始终呢?我曾体验过原版游戏差不多一半的主线剧情,如果没记错的话(2005 年距今还是有些年头了),除了一些偶有重复的任务结构以外,前半部分的游戏体验未曾让我感到厌倦。


这部重制作品是仅作为一款独立作品?还是作为整个系列游戏的重启之作?我们目前尚不得知。但至少,能让我们再次扮演穿着绿灰色小靴子的隐藏者 - 137,这就已经足够吸引人了。


更多U装机游戏资讯


相关文章

相关专题

U装机下载站(www.uzhuangji.net)

备案编号:滇ICP备19011333号-3

本站资源均收集整理于互联网,其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果有侵犯您权利的资源,请来信告知,我们将及时撤销相应资源。